《乡村美人图》

第0042章 原来是兽用药呀

一会儿,等咱们周村长从抽屉里找到上回在县城买回来的那个啥药后,也就急急忙忙的拆开了包装盒来,然后毛毛糙糙的给倒了一杯开水。

完了之后,他直接加量,从中取出两粒药丸来,给丢进嘴里,然后端起水杯,就急着喝了一口水……

可是这一口水喝的,烫得他直跳,惶急给啐了出来:“噗----”

他忘了这暖瓶里是开水了,还是今日个晌午的时候新烧的开水,想想,那得多烫呀?

不由得,气得咱们的周村长一声震怒:“卧槽!”

他女人林晓莲躺在床上仰头瞧着他个老东西被开水烫得那等囧样,她则是忍不住捧腹一乐:“哈……”

完了之后,她乐呵呵的冷笑道:“你老东西急啥呀?放心吧,老娘不走,老娘就在这儿等着你呢。”

咱们周村长不由得气恼的回头白了他女人一眼,心说,你个死龟婆娘就等着吧!一会儿老子非得让你爽个够,看你个死龟婆娘还痒痒不?还出去偷鸡摸狗不?

等过了一会儿,咱们的周村长先尝了尝开水是否不烫了,然后才取出两粒药丸了,给丢进嘴里,用开水冲服了下去。

这药貌似还真管点儿用。

一会儿,咱们周村长低头瞧了一眼,见有反应了,于是他扭身就奔床前走去了。

待到了床前,他用一种发狠的眼神瞧了瞧他的女人。

他女人林晓莲则是仰头笑咯咯的瞅着他,说了句:“来呀,还愣着干啥呀?”

瞧着自个女人的那样儿,咱们周村长的心里又是升腾起了一股子怒气,不由得,他也就恨着一股子劲儿,猛的一下就朝他的女人扑了过去……

然而刚扑上,尴尬就发生了,因为泄了,囧得咱们的周村长两眼一愣一愣的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?

不由得,他女人林晓莲则是忍不住捧腹一乐:“哈……”

然后她笑咯咯的嘲讽道:“好啦,你个死老东西不行就下去吧,别搁这儿压着老娘啦!”

本来咱们周村长就够囧了,忽听他女人还这么的说着,他这心里又是升腾起了一股子恼气来……

随之,他便是气恼的撑起身来,退下床,羞恼的说了句:“你个死龟婆娘等着!”

忽见他个老东西这样,他女人林晓莲不由得一愣,心想,他个死老东西又想要干啥玩意呀?还要折腾老娘呀?吃药都不行了,他个死老东西是不是疯了呀……

他女人正这么的想着,只见咱们周村长果真是又扭身回到了抽屉前,拿起那药来,这回直接给取出了四粒给丢进了嘴里,然后端起水杯,便是咕咚一声,喝了一口开水,冲服了下去。

本来他在买药的时候,人家告诉他,一次吃一粒就好了。

所以这会儿,咱们的周村长心想,老子这回一次吃了四粒,就不信还不行?

等过了一会儿,他低头一看,还真见效了。

于是,咱们的周村长忽地一个扭身,又是奔床前走去了……

他女人林晓莲躺着床上瞅着,见得他个老东西还不死心,于是她也就有些烦心的说道:“好吧好吧,来吧,快点儿吧。”

见得自个的女人那样儿,咱们的周村长这回可是撂下了一句狠话:“这回老子要爽死你个死龟婆娘的!”

一边说着,咱们的周村长也就一边朝他女人扑去了……

这回,倒是成事了,可是一分钟不到,又是三十秒的战绩,咱们周村长就囧囧的、两眼一愣一愣的倒下了。

由此,他心里这个囧又这个恼呀,心说,他仙人的,怕是那个***卖给老子的药是假药吧?

这回,他女人林晓莲也不乐了,而是嗔恼道:“好啦,你个老东西不行就赶紧下去吧,别再搁这儿折腾老娘了!你当老娘是个工具呀?想咋使就咋使呀?都说你个老东西不行了,还非要折腾,这回闹得老娘那儿湿嗒嗒的,难受不难受呀?”

听得自个女人这么的说着,咱们周村长心里又囧又恼的,这肚子气真是不知道该向谁撒了?

想想,他自个在女人面前不行,哪还好意思说啥呀?

不由得,咱们的周村长也只好闷不做声的退下床,然后给扯上裤子,完了之后,他闷闷的扭身来到了抽屉前,拿起那个药来,有些恼火的瞧了瞧……

随后,一恼之下,咱们周村长拿着那药就扭身出了里屋,然后来到了堂屋门前。

随即,只见他气恼的将手头那药一顿撕扒,然后便是窝火的将那药给丢到了门前的禾平上,‘哗’的一声,撒了一地……

正在屋侧茅房前嬉戏的那群鸡以为是喂食了呢,所以听得这动静,忽然‘轰’的一声,只见那群鸡就争先恐后的飞奔过来抢食了。

不一会儿,待公鸡们吃得了那些药丸后,只见它们都兴奋的扑扇着,追着母鸡而去了……

忽然见得这么一幕奇景,不由得,咱们的周村长忍不住气恼的心说,他仙人的,原来是县城的那个龟儿子的卖错药了哦,这是尼玛兽用药呀?

……

第二天,杨易他小子想着昨日个钓了不少鱼,所以今日个他小子又是拿着两根竹钓竿子、拎着个木桶奔村口江边的方向走去了。

由于昨日个有了收获,所以今日个他小子去钓鱼,他爸他妈也是表示了默默的支持。

反正他小子也是不会去干农活的,所以他爱钓鱼就去钓鱼吧,这样的话,家里还有鱼吃呢。

一会儿,等来到了江边后,杨易他小子又是沿着江岸奔江下游的方向走去了,来到了昨日个的位置,也就是靠近江岸下游树林的位置。

等下好钓后,他小子坐在江边,显得悠然自得的点燃了一根烟来,一边抽着烟,一边瞅着鱼竿。

微风阵阵的,江面波光荡漾着,时不时的有着一股水腥味、和着江边的草腥味从鼻前掠过。

此情此景,坐在江边垂钓,看上去,多么悠闲、安逸的生活呀!

等过了大约那么半小时后,忽然只见李小东带回村的那个广东女孩韦芳又是沿着江岸、静悄悄的奔杨易那方走去了。

待她走近到杨易的身侧时,轻声的招呼了一声:“呃!”

忽听这声呃,杨易不由得扭头瞧了瞧,见又是那个叫韦芳的广东女孩,他有些闷闷的问了句:“你咋又来了呀?”

韦芳瞅着他,然后若有所思的想了想,忽然说了句:“昨天我跟你说的那事,我们还有商量的余地吗?”

听得她这么的说着,杨易则是挑眼瞅着她,回了句:“你还想咋个商量呀?”

于是,韦芳忙是讨好的、微微的一笑:“这样吧,等你带我出村后,我给你5000块钱吧?”

5000块钱,在95年那会儿着实算是一个天文数字了。

因为那会儿万元户都很牛掰了。

所以韦芳心想,这个数字,对于他来说,应该有点儿诱惑力了?

可是哪晓得杨易他小子则是回了句:“你就算是给我1万块,我在咱们这破村子里也花不出去呀。”

“……”韦芳两眼一愣,一阵无语……

过了一会儿后,韦芳很是无奈的冲杨易说了句:“你就不能换个别的要求呀?”

杨易则是回道:“我也没啥别的要求,就那要求。”

“那……”韦芳的两颊不由得泛起了一阵羞红来,“不行!”

“不行就算球了吧。”杨易他小子很是干脆的说了这么一句。

反正他小子心想,你不急,老子急个球呀?

见得他杨易那样,一点儿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了,韦芳她的脸颊更是羞红了起来,难为情的皱了皱眉宇,然后瞅着杨易,她又有些嗔恼的嘟了嘟嘴……

这个问题着实是令她够难为情的!

想想,对于她这么一个女孩子来说,岂能轻易就用自个的身体来做交换呢?

她什么都可以屈服,唯独不能委屈了自己的身体。

过了好一会儿之后,没辙了,韦芳她也只好气郁的冲杨易说了句:“我不出村了,总行吧?”

杨易则是回道:“你出不出村,也不管老子啥事不是?”

这话更是气得韦芳嗔恼的白了他一眼:“见过无赖的,但也没有见过你这么无赖的,哼!”

可杨易则是回道:“老子无赖不无赖,也不管你啥事不是?咱俩本来就没啥鸟关系好不好呀?你冲老子撒气,犯得着么?”

忽听他这么的说着,韦芳她不由得暗自一怔,若有所思的愣了愣眼神,然后又是有些嗔恼的瞄了瞄杨易……

忽然间,她似乎认同了杨易所说的,因为她在想,也是,本姑娘跟这个死无赖本来也是没有什么关系的,所以他怎么可能轻易就帮我韦芳呢?看来是我异想天开啦?

这么的想着,她不由得又是瞄了瞄杨易,过了一会儿,她忽然觉得这家伙虽然无赖,但是性格还是蛮直爽的,也不乏有点儿可爱似的,而且帅得还有那么一点儿明显似的?

想着想着,韦芳忽然撒娇似的的一笑,冲杨易说道:“呃,死家伙,你就诚心诚意的帮我一回不行呀?”